他的畫像國慶時矗立於天安門廣場 與毛澤東像形成呼應

2012-05-15

核心提示:每年的十月一日,孫中山畫像矗立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前,與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畫像遙相呼應。如今孫中山畫像已經成為天安門廣場一景,遊客在此駐足留影,孫中山的事業和思想永遠與中華民族同在。本期節目昆咬视频一起來回顧孫中山先生堅韌不拔、致力於振興中華的一生。

鳳凰衛視4月9日《皇牌大放送》,以下為文字實錄:

解說:10月1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慶日,也是中國老百姓一年一度“十一”小長假的開始,每年的這一天,整個北京到處都是紅旗飄飄,節日氣氛濃烈,也就是在這一天,一幅高6.5米寬5.2米重達兩噸的孫中山畫像通過起重機如期來到天安門廣場,矗立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前,與天安門城樓上的毛澤東畫像遙相呼應。如今孫中山畫像已經成為天安門廣場一景,遊客在此駐足留影,人們對這位曆史課本中經常出現的人物感到既熟悉又有些陌生,其實大多數人並不知道早在1928年孫中山畫像就被掛上過天安門城樓,畫像兩旁是他那句著名的政治遺囑,革命尚未成功同誌仍需努力。將孫中山畫像掛上天安門城樓的正是以他學生自居的蔣介石。當年蔣介石聯合馮玉祥、閻錫山、李宗仁取得北伐勝利,實現了年北統一,完成了孫中山的夙願,時隔21年之後,蔣介石敗退台灣,毛澤東登上天安門城樓,用他濃鬱的湖南話向全世界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毛澤東與中國共產黨人認為,他們才是孫中山真正的合格的學生。

毛澤東:毛澤東為中央人民政府主席。

革命生涯 舉步維艱

許戈輝:無論是蔣介石還是毛澤東,他們對孫中山的認識都離不開“革命”這兩個字,縱觀孫中山的一生,他念念不忘的同樣是這兩個字,在革命要被殺頭的晚清時期,孫中山卻以“革命”安身立命。

解說:孫中山擔憂自己人微言輕,所以他費勁周折動用了他所能用上的全部關係網絡,以求這封信能送到李鴻章手中,但此時正值中日甲午戰爭前夕,李鴻章忙於外交和戰爭準備,無暇顧及這封寄托孫中山政治抱負的書信,上書的失敗,宣告改良政治的希望成為泡影,這讓孫中山毅然選擇了革命之路。1894年11月24日,孫中山和他的二十多位支持者聚集在檀香山卑涉銀行華人經理基督教教友何寬的家中,舉行了“興中會”成立大會,據《檀山華僑》記載,在孫中山的帶領下入會者左手放在一本打開的《聖經》上,右手舉向天空,大聲朗讀誓詞。孫中山之所以成立興中會,一個重要目的是為舉行起義籌款,為了實現目的,興中會設計了兩種方案,一是會員捐款,每人捐5塊銀元,二是發行股票,每股10元,並承諾革命成功後每股償還100元,然而檀香山的華人大多苦於生計難以在經濟上支持孫中山的革命事業,興中會成立一個多月隻籌集到1388美元,會員發展情況也令人失望,幸好兄長孫眉出手相助,帶動周邊朋友一起捐款5000美元,或許孫中山未曾料到,經濟上的緊張將伴隨他的整個革命生涯。1895年1月,孫中山從檀香山來到香港,全力以赴籌劃第一次廣州起義,他對日本朋友梅屋莊吉說,為了拯救中國我和同誌們正準備發動革命推翻清朝。3月16日,孫中山召集興中會骨幹開會,決定於10月26是突襲廣州,他還委托陸浩東繪製了用來取代滿清黃龍旗的國旗圖案,長方形藍底色,其中白日光芒四射,孫中山讚美新國旗說。

不幸的是起義計劃遭到告發,清軍在廣州城內展開大搜捕,繪製新國旗的陸浩東未能看到青天白日旗的升起,就獻出了自己的生命。危急之中孫中山化裝成一個商人逃離廣州,起義雖然流產,但革命已經開始,新國旗雖然沒有升起,但孫中山開始成為革命者的旗幟,為了革命,孫中山輾轉於美國、英國、日本等地繼續宣傳反清,籌集義款,1896年10月,孫中山在倫敦蒙難的經曆是他這段革命經曆的最好注腳,他也因此成為一位廣受關注的革命家,日本友人宮崎寅藏不僅這樣表達自己對孫中山的敬佩之情。經過五年的艱苦工作,孫中山發起了第二次武裝起義,這就是1900年10月的惠州起義,與廣州起義不同,惠州起義開局順利,幾次大敗清軍,但因後方接濟不夠武器糧餉缺乏,起義軍難以為繼,半個月後被迫解散,惠州起義失敗後,孫中山又開始了海外流亡,在舅舅楊問納的建議下,他在檀香山國安會館宣誓加入洪門,並被封為洪門“紅棍”,也就是“元帥”,以“反清複明”為宗旨的洪門俗稱致公堂,是北美華人中很有影響力的民間社團,躋身洪門要職為孫中山借助這支力量開展革命活動提供的極大幫助。在洪門大佬黃三德的支持下,他在全美各埠他在全美各埠發表演講,宣傳自己的革命主張,對此,後來成為國民政府外交部長的王寵恢惠在回憶中寫道。

為了把有限的力量凝聚起來,孫中山在日本與黃興、宋教仁、陳天華等人會晤,決定將興中會、華興會、日知會、光複會等團體組建為一個全國性的革命大團體,1905年8月20日,中國同盟會在東京正式成立,中國第一個現代意義的政黨誕生了,經黃興倡議,眾人推舉孫中山為同盟會總理,重任在肩的孫總提出十六個字作為同盟會的宗旨,驅除韃虜恢複中華創立民國平均地權,接著他又在同盟會機關報《民報》發刊詞中第一次公開闡述了“三民主義”和“五權憲法”的思想,組織的建立思想的完整讓革命有了更足的底氣,一年後同盟會會員劉道一等人在湖南和江西交界的萍鄉、醴陵、瀏陽發動起義,其聲勢使清廷大為震驚,隨後同盟會相繼在潮州、黃岡、欽州、廉州等地組織起義,盡管屢屢失敗但孫中山堅信經一次失敗即多一次進步。1911年4月27日,由黃興指揮的第二次廣州起義,盡管事前多有準備,但還是因為敵我力量懸殊而失敗,此役犧牲的革命黨人便是後來廣為傳頌的“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後來孫中山包含深情地寫下了這段文字。

創立民國 財政空虛

解說:1911年10月10日晚,武昌城頭一聲槍響,驚醒了無數市民,他們中的大多少人並不知道,他們正在經曆的正是被載入史冊的“昆咬视频”,當起義軍打著孫中山的旗號在武昌衝鋒陷陣的時候孫中山本人卻遠在大洋彼岸的美國繼續號召華人華僑為革命捐獻軍餉,直到兩天後的中午時分,孫中山在科羅拉多州丹佛市布朗宮殿酒店吃完早餐,隨手買了一份報紙,方才看到這樣一條簡訊,武昌為革命黨占領,隨後“孫逸仙”這個名字頻頻出現在西方國家的報刊之上,在他們看來“孫逸仙”就是中國革命的象征,他們還預言孫中山必將成為未來共和政權的總統,各地華人華僑對革命的反應也是他們捕捉的對象。

解說:國內局勢的發展容不得孫中山繼續滯留海外,在香港短暫停留後12月25日抵達上海,當時很多報紙記者都猜測他帶回了巨額資金,所以孫中山一上岸,被問得最多的一個問題就是您這次帶了多少錢來?。他召集同盟會骨幹,在上海寶昌路408號住所召開會議,討論臨時政府組織問題,孫中山和黃興被推舉為中華民國臨時總統候選人。三天後17省代表在南京選舉孫中山為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消息傳出後各省一片沸騰,安徽軍民萬人集會都督府慶賀,福州萬人舉行提燈遊行,南京成內各商鋪居民紛紛預備香花燈燭,準備迎接孫中山的到來。1912年元旦,新年伊始,由17省代表迎接,孫中山從上海北站起程,乘火車前往南京。上午11時,列車起動,“共和萬歲”“總統萬歲”的呼聲響徹上海上空,傍晚時分專列到達南京下關站,孫中山換乘南京城內的小火車前往兩江總督署。晚上10點整中華民國臨時大總統就職典禮在這裏舉行,在各省代表將領及各國領事等200多人的注目下孫中山大聲朗讀誓詞。典禮完成後南京獅子山的炮台鳴炮21響,下關江麵的軍艦同時拉響汽笛,他們告訴世人中國曆史上第一個民主政權亞洲第一個資產階級共和國誕生了,積貧積弱的家底注定這個航程充滿坎坷,當時孫中山最棘手的問題就是財政空虛,時任政府秘書長的胡漢民後來在自轉裏記述了這樣的情景。

治理亂世,除了經濟實力,還離不開軍事實力,當時軍權在握的實力派袁世凱是民國政府和晚清朝廷極力爭取的對象,孫中山在意的外部力量也宣稱,袁世凱擁有列強信任,在這種情況下革命黨人認為隻要袁世凱迫使清帝退位讚成共和,選他為大總統也無妨,2月12日,在袁世凱及其北洋將領的施壓下,隆裕太後以末代皇帝溥儀的名義下詔退位。次日袁世凱致電南京臨時政府,表示共和為最良政體,清帝既明昭辭位,永不使君主政體再行於中國,孫中山收到這封電報後立即履行諾言宣布辭職,並向參議院推薦袁世凱任臨時大總統。為防袁世凱背叛共和,孫中山與他約法三章,必須將臨時政府設在南京,必須到南京就職,必須遵守臨時政府的法令,但老謀深算的袁世凱一開始就借故留在北京,根本就沒把這“約法三章”放在眼裏,但孫中山對新政權的建設仍然不遺餘力,他遍遊各省考察、演講,接受中外記者采訪,大講自己的實業救國理想,甚至立下了10年修建20萬裏鐵路的雄心壯誌,未等孫中山的實業藍圖附注實踐,袁世凱的獨裁屠刀就砍向了革命黨人。1913年3月20日,一向高調宣揚責任內閣與多黨選舉的國民黨代理理事長宋教仁在上海北站檢票口突遭槍擊不治身亡。

共和泡影 二次革命

許戈輝:共和已然成了泡影,孫中山不得不從長計議,他放棄了修造鐵路的計劃,發起討伐袁世凱的“二次革命”,1913年7月12日,江西都督李烈鈞率先在湖口起兵,三天後黃興在南京誓師,安徽、上海、廣東等地紛紛相應,然而革命力量不足以抵擋袁世凱的北洋軍,這場軍事行動進行不到兩個月即告失敗,孫中山不得不再次流亡日本,隨後,北京政府懸賞10萬,通緝孫中山,猶如1895年廣州起事後,清政府用1000元來取他的人頭,一夜之間孫中山似乎回到原點,隻是身價提升了100倍。

解說:1915年12月,袁世凱決意恢複君主製,建立洪憲帝國,並改總統府為“新華宮”,做龍袍兩件,金印五枚,孫中山在東京接連發表《討袁宣言》和《第二次討袁宣言》大聲疾呼,聲討袁世凱,不過讓袁世凱感到擔憂的不是這樣的文字討伐,而是蔡鍔、唐繼堯等人在雲南發起的“護國戰爭”,在眾叛親離中,袁世凱隻做了83天皇帝,於1916年6月6日黯然死去。如果說袁世凱過把皇帝癮就死,有些出乎孫中山的意料,擺在他麵前的還有更棘手的問題,能否掌握一支可靠的軍隊,這關係著革命的進程。袁世凱之後上台執政的黎元洪、段祺瑞依舊專斷獨裁,一年後“辯帥”張勳率軍進京,又上演了一出擁戴溥儀複辟的鬧劇,1917年7月19日孫中山南下廣州,在桂係軍閥陸榮廷、滇係軍閥唐繼堯等西南地方實力派支持下,掀起了一場“護法運動”,但陸榮廷、唐繼堯在本質上無異於北洋軍閥,他們隻是想利用護法和孫中山這個幌子來擴大自己的地盤,這必然導致陣營內部勾心鬥角難以形成革命合力。

1918年5月,孫中山辭去有名無實的大元帥職務,護法運動無奈結束,眼見地方實力派靠不住,孫中山又將希望寄托於他親手培植起來的陳炯明領導的“援閩”粵軍,他依托這支武裝力量打敗桂係勢力,在廣州成立革命政府,並於1921年5月5日通電全國,就任中華民國非常大總統。1922年2月,孫中山發布動員令,命令南方各軍分路出師北伐,北伐軍一路勢如破竹,形勢大好,孫中山翹首企盼,不料禍起蕭牆,6月16日陳炯明叛變,調轉槍口以4000人圍攻位於廣州越秀山前的總統府,當時,總統府隻有50多名衛士,難以保證孫中山的安全。千鈞一發之際,孫中山化裝成醫生模樣轉移到長堤天字碼頭的江防司令部等上“寶壁”艦,隨後改乘“永豐”艦前往黃埔,從6月16日到8月9日的55天裏,孫中山一直住在永豐艦上,“永豐”艦後來更名“中山”艦,成為中國近代海軍史上一艘知名炮艦,陳炯明的叛變讓孫中山陷入極大的痛苦,他說自己“雖然失敗之數不可屢指”,但“失敗之殘酷未有甚於此役者”,這也讓孫中山更加明白依靠一個軍閥打倒另一個軍閥是一條走不通的死胡同,為了尋求新的力量,為革命補充新的血液,他走上了“聯俄聯共”之路,在上海寓所,孫中山接連會晤了中共早期領導者李大釗,蘇俄政府副外長越飛等人決定改組國民黨建立革命軍,在蘇俄和中共的支持下,孫中山重整旗鼓,號召各路革命部隊討伐陳炯明收複了廣東根據地。


本網站由阿裏雲提供雲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